cn

en

中国明清古典家具的当代价值有多高?

[潮流实验室]    时间:2017-09-08     浏览:168次


近年来,中国明清古典家具在世界各地的拍卖屡创佳绩,藏家开始认识到它的价值,不只在其投资方面,更在于其跨越时空的美感和学术价值。



潮流案例1.苏富比明式家具专场所有拍品全部成交


2017年4月5日,香港苏富比举办的“轻巧袖珍宝: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专场拍卖会辉煌落幕。此次拍卖的28件明式家具全部成交,成交总价高达3087.875万港币。在本次拍卖中,明末至清初的黄花梨雕人物鎏金铜件官皮箱以610万港币的高价夺得第一,第二则是明末至清初的黄花梨镶厚螺钿画匣,原本估价仅18到28万港币,最终拍卖成交价竟高达346万港币,第三是清初的紫檀佛龛,估价15到25万港币,成交价也达到250万港币。

▲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雕人物鎏金铜件官皮箱


此官皮箱通体黄花梨作,色泽温润如蜜。箱内的平屉及抽屉内牆、底部均用黄花梨木製,而不用官皮箱常见的柴木或铁力木造,十分讲究。

▲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雕人物鎏金铜件官皮箱正面细节图


官皮箱两门高浮雕楼阁人物,莲瓣纹座框,都十分特别,似未见别例。鎏金铜活,在黄花梨家具也十分稀少。此具官皮箱精品,可能是宫廷御用监的作品。

▲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镶厚螺钿画匣


长画匣盖顶用厚螺钿与影木镶嵌花鸟图案。八宝嵌与螺钿漆器,是流传已久的传统中国工艺,元明两朝之传世品不少。到晚明扬州工匠周翥时螺钿与八宝嵌硬木家具更是登峰造极,此类家具通称 “周製”。


▲清初 紫檀佛龛


香港著名古典家具收藏家、“攻玉山房”的主人叶承耀说:“明式家具是中国最优雅的家具,所用的黄花梨与紫坛木更是全世界最优秀的木头。宋朝用杂木做家具易烂,到了明朝开始用硬木做家具,既素且雅,精湛的榫卯系统,结构简洁但细节千变万化,优雅流畅的线条、曲线、曲率之间呼应。”他还引用中国已故艺术家吴冠中于一次在英国某雕塑馆欣赏时的话有感而发:“明式家具放在美伦美奂西洋雕 塑艺术旁边,完全不失色,明家具有sculpture effect,或者说它们根本就是雕塑艺术品。”他续说:“从前加州有家‘经典家具博物馆’自称 Theosophical Sect(神智学派),半宗教半哲学,就用明式家具作为标志和目标,认为其最有‘禅味’。”



潮流案例2.清代家具位居2016年排行榜榜首


从“2016年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价排行榜”来看,受到瞩目的家具设计来自许多不同的拍场,其中北京保利拍卖行的“禹贡——御座与重屏之间古董珍玩之夜”、“禹贡——天子与庶民的感应古董珍玩之夜”虽非家具专场,但却将家具设计的精品拍出相当高价,各拿下一、二名。清乾隆时期的紫檀雕福寿八吉祥嵌百宝十二扇屏风以2438万人民币的高价夺得头筹,位居第二的是清雍正—乾隆时期的紫檀列屏式有束腰宝座,以1955万人民币成交。

▲清乾隆 紫檀雕福寿八吉祥嵌百宝十二扇屏风


此件紫檀百宝嵌十二扇围屏,每扇六抹,边框精选上等紫檀木制就,背板为原配金丝楠木,通体采用铲地浮雕法,而“铲地”浮雕是清代“大内紫檀作工”特有工艺,即将图案之外的底子全部铲平,使图案突现,营造强烈的立体感。与一般硬木家具的“起地”浮雕法相比,同样的图案,“铲地”浮雕需要多倍工时。屏风上有佛教八宝纹,纹饰均有吉祥寓意,乾隆时的这八种纹饰制的陈设品,常与寺庙中供器一起陈放。


▲清雍正—乾隆 紫檀列屏式有束腰宝座


清雍正紫檀列屏式有束腰宝座遵循“内廷恭造之式”,通体紫檀木制,五屏风式座围雕夔龙纹,以边框和面板的榫接法组成。搭脑后卷。面下束腰,上下各起阳线。鼓腿彭牙,牙条下垂洼堂肚,雕云纹。卷云马蹄,下承拖泥。简约中透出静谧与华美,装饰风格与其早清的之作年代相符。综观整个宝座,设计巧妙,在有限的空间内严格遵循礼制,借束腰承托接转,腿足膨出,从而在同样大小的面沿下,构造出更大的空间框架,使得底座部分的视觉感受更为稳定且富有张力,从而使宝座上部围屏式靠板的夔龙纹主题位于金字塔式格局的中心,更为引人瞩目。细观表面装饰于屏面、牙条、腿足面面俱到,无一空面却非密不透风,气质娟秀雅致,雕刻严谨工整、一丝不苟,充分体现着满清崇饰增华的美学传统和雍正皇帝的缜密心思。


而2017年拍卖场中首件成交的千万元级家具,是“和珅旧藏——黄花梨福禄寿纹隔扇十二件屏风”,以4900万人民币的拍卖史上最贵屏风记录震慑拍卖界。

▲黄花梨福禄寿纹隔扇十二件屏风


黄花梨福禄寿纹隔扇十二件高3.3米,长6.6米,体积硕大,构思缜密,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震撼。再仔细的看看,每块绦环板上都透雕着螭龙纹,周围以回文装饰,严正规矩,典雅大气。和它相对应的螭龙纹则灵活许多,有的相抵有的尾部相交,怒目瞠口,宛如活物。设计巧妙,栩栩如生,经过时间的洗礼放在当代仍然是经典佳作。



潮流案例3.划时代的明清古典家具学术巨著


其实中国古典明清家具在中国艺术历史上,一直被单纯地视为古代生活的一部分,而其未被列入研究或者重要艺术的范畴。自20世纪晚期中国明式家具的价值和研究才被重视。而反观西方,他们则更早地带起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的浪潮。

▲《中国花梨家具图考》


1944年,北京曾出版一部《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堪称明式家具研究的开山之作。作者为出生于德国的西洋文学史教授古斯塔夫·艾克。在《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他对中国明式黄花梨家具的分析精密确切,并采用欧洲美术绘图法,将节点构造按比例绘出,揭示明式家具榫卯斗拼之关系,立本模范,使精巧的细木工技术得以传世。这本明式家具研究的开山之作,从此开启了外国人对明式家具的兴趣。同时,它也引起了中国学者对传统家具的重视。


▲《明式家具研究》


1985年,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研究》在香港出版并同期举办展览,开启了明清家具的再发现与再研究历程。朱家溍先生赞誉《明式家具研究》“是一部煌煌巨著”,“是一部划时代的专著”。《明式家具研究》汇集了作者王世襄40余年的研究积累和研究精华,创建了明式家具研究体系,系统客观地展示了明式家具的成就,并从人文、历史、艺术、工艺、结构、鉴赏等角度完成了对明式家具的基础研究。《明式家具研究》享誉海内外,被誉为明式家具的“圣经”,中国古典家具学术研究领域的一部里程碑式的奠基之作。


《明式家具研究》也重新唤起华人了对明清家具收藏的关注。“近年明清家具的天价成交,都是中国人创出来的。”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关注中国传统文化,买回自己文化的根。



成熟的设计,千百年的生命力


中国明清古典家具,作为历史的产物,已经成为了中国文化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王世襄等先行者的足迹不断深刻地影响着后世,更多研究及细心策划会出现,更多藏品及有关素材会展露在大众面前。


今天借由它们,我们可以拨开历史的迷雾,看到背后最具价值的来源——是一代代明清匠人所倾注的大量智慧,他们不仅深入地研究了当时的使用者,充分设计了家具的每一个细节,更将材料(红木)价值发挥到极致。


这种精神是我们当代设计师、工厂所欠缺的。历史的启示已经在博物馆里熠熠生辉,我们不仅要自信,更要承扬。



上一篇:60/70年代:解密波普时代的意大利家具
下一篇:当代设计的未来价值有多高?

中国深圳南山区西丽同发路8号家具研发基地


400-880-7260


0755-26018225


contact@designdede.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关于我们

观点

潮流趋势

服务模块

成功案例


Copyright© 深圳家具研究开发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 粤ICP备15005110号

技术支持:CTMON